亲历亲为 点滴难忘

——我在政协工作二三事

发布日期:2019-07-19 信息来源:字号:[]

 朱子丰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到本世纪初,我有幸在区政协这一大平台上连续工作了十多年,亲闻、亲见、亲历了许许多多的人和事,留下了美好的记忆和深刻的印象。现在随意举出几例,还原、回味当时的情景。

一、全程参与建立、健全乡镇政协联络组工作

大丰是革命老区,早在1957年1月就成立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大丰县委员会,自此,在大丰县委的领导下,按照政协章程及有关规定进行工作,不断发挥政治协商和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的职能作用,对国家宪法以及法律、法规的实施,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通过批评与建议进行协商与监督。但随后的文化大革命冲瘫了各级党政机关,扰乱了正常的社会秩序,政协组织同样未能幸免。历经曲折和磨难,处于停顿状态长达14年,直至1980年5月在盐城市委111号文件批复下,县政协机关才获得了新生,“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等各项职能才得以正常履行。但所感缺憾的是,上面轰轰烈烈,下面冷冷清清,政协活动全在上层(县一级),乡镇以下几乎没有动静。其缘由是下面没有组织,政协工作无从延伸下去。对此,主席会议决定,在委员较多的乡镇建立政协联络组,明确由陈如祥主席牵头,我这个分管秘书长具体负责:下基层,摸底细,拿方案,提要求,主动与乡镇党委联系、面商,反复征求各方意见。待条件成熟后,向政协领导汇报,确定分批次建立次序。有关乡镇也很重视、配合,除书记挂帅外,党群(政工)书记亲自过问,并出任联络组长。成立会开得相当隆重,乡镇领导、机关干部,直属单位和各村(居)负责人以及政协委员都准时出席,自始至终参加,会议由乡镇党委领导主持,县(市)政协主席讲话,本人宣读联络组成员名单:由政协委员及所在镇各行各业代表、知名人士十数人组成,组长1名,副组长1-2名。各有关方面发言表态,形成了浓烈的氛围和较大的影响,这为尔后联络组工作的开展奠定了有利的基础。通过一段时期的努力,全县(市)继大中、白驹之后,草堰、刘庄、西团、三龙、小海、沈灶、大桥、裕华等乡镇都建立了联络组,并都能够正常进行活动,定期参观视察,开展调查研究,撰写集体提案,在政协这块延伸的平台上了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二、为民众的利益不懈鼓与呼

我作为分管文牍工作和委组事务的秘书长,按理说蹲机关多,坐办公室多,但出于职业习惯和工作需要,我经常主动走出去,“沉下去”,深入基层,融入农村,“吸足吃饱”第一手资料,及时向上建言献策,衷心履行担当、职责,为民众的利益多呐喊,鼓与呼。

一次,我带领几名委员在大中农村调研时,听说恒北村有人埋怨长果树不划算,收入不如蔬菜高,正在动手砍伐早酥梨树,一户看一户,势头较迅猛……我一听,不由心头一惊,因为这早酥梨树是我市政协委员、果树专家杨进宝同志长期蹲点、精心培育,好不容易推广成片栽植起来的,可谓农民的摇钱树、致富树,这牵涉到全村民众的集体利益,岂可只顾眼前,急功见利,一时心血来潮,一砍了之?于是我火速赶到恒北,看现场、听反映、摸情况、找根由,并连晚向市政协领导汇报,向大中镇党委反馈。我记得已是晚上10点多钟了,朱绵书记正在紧张地批阅文件,听我说完原委后,立即拿起话筒向村党支部进行核实,下达了乱砍的禁令,并责成镇分工干部和农业负责人采取紧急措施,深入下去讲道理、说利害,有效地制止了这股歪风,就这样,一场砍树毁林的风波被“扼杀”在初始状态。果树得以保存,梨园未受大碍,农民增收致富有了厚实的希望。

如今的恒北村,98%的农户以果树种植为主,成为全国最大的早酥梨生产基地,全国生态示范村,全村3800亩地种梨子,每亩产五六千斤,每斤能卖1块5,亩纯收入七八千元,人均收入高出全国的3倍,辐射带动了周围百姓一起种植果树。

2012年12月9日上午,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同志迎着风雨考察了恒北村,察民情、问民生、看产业,话未来,饶有兴趣地观看《映像恒北》宣传片,对该村模式表示肯定,胡主席称赞:“老百姓既卖了果子,又吸引人们到这儿来旅游……”

我为恒北村能成为全国的先进典型,排列在华西村之后的后起之秀而深受鼓舞,也为曾经不引人关注,为保证民众的果树利益的鼓与呼而倍感欣慰,我想要做一名合格的政协委员,一名称职的政协工作者,就要有强烈的履职意识,全身心地投入政协的各项活动中去,做亲闻、亲见、亲为的践行者、热心人。(作者系市政协文史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