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古城厢的变迁

发布日期:2019-06-18 信息来源:字号:[]

  

朱义刚

 

每到南京、西安这些历史悠久、城墙保存完好的城市,心里总在想:咱盐城如果将古城墙保留下来该多好,盐城什么时候开始修建城墙的呢,最早的县城是不是就在现在的古瓢城位置,古瓢城为何一开始没开南门……带着这些大大小小的问题,我推开了一扇历史的大门——

东汉:沙井头为盐渎县城中心

时光倒回到东汉熹平元年,即公元172年。

浙江富阳一位英武青年孙坚,因平乱有功,被扬州刺史推荐到盐渎县担任县丞。当孙坚踌躇满志地来到黄海之滨,只见几百户盐民、渔民、农户聚居在一起,那时的盐渎县尚未有城墙,县城周边运盐的小河四通八达,小河边是一座座大大小小的盐灶,远处的盐蒿在灶火的映衬下,显得更加鲜艳夺目。

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沙井头出土的大量东汉时期的陶井、瓦井、砖井、铁锅、铁鼎、铁匕、铁犁、铁斧、陶器、瓷器等生产生活用品,以及带有“射阳丞印”“祝其亭玺”字样的封泥来看,大致可以断定当时的盐渎县城中心就在沙井头一带,此处在东汉时期已经是一个人烟稠密、盐铁兴旺、渔农繁荣的城镇了。

唐朝:县城居住分散尚无城墙

东晋义熙年间(405418),朝廷撤销射阳、盐渎两县,分其地设盐城、东城、左乡、山阳4县,盐城始得其名。此后的南北朝时期,一直沿用盐城县名。直到隋朝末年,盐城一带农民起义领袖韦彻占据盐城,并在盐城南门(盐城中学北校区校园内)修筑王宫,建立射州,将盐城分为射阳、新安、安乐3县。唐朝开国皇帝李渊招降韦彻后,于武德七年(624)废除射州,复并3县为盐城县,并于韦彻病逝后下令拆除韦彻的“王宫”,在宫殿原址上修建了一座大寺庙,赐名为“护国永宁禅寺”,意为在此处供奉神灵,保佑唐朝江山永久安宁,不得再有造反者出现。

由于从东晋、南北朝到隋、唐这数百年间,盐城县行政区划反复调整,因此县城居民分布较为分散,加之洪涝灾害频发,海水经常倒灌,当时尚未筑城墙。从人民北路、迎宾北路等地出土的大量唐代文物来看,唐代盐城县治的中心大约在今天的毓龙路以北、新洋港(古称洋河)以南地区。

北宋:开挖串场河促县城南移

北宋年间,唐朝修筑的“常丰堰”年久失修,海潮经常入侵,百姓流离失所。天圣二年(1024),兴化县令范仲淹征集4万民众重修捍海堰,经4年之久终于修筑完成。范公堤修筑好后,在堤下留下了一条与范公堤平行的“复堆河”,这就是连接沿途大小盐场的“串场河”。串场河从盐城城南、城西绕城而过,促进了盐城经济的快速发展,川流不息的运盐船只在盐城城南停靠休息、补充粮草、办理盐税、交易货物,促进了盐城鱼市口一带最早的繁荣,县城人口自北宋起慢慢向南集聚,逐河而居,到南宋时县城的中心已经迁移到现在的古瓢城位置。

县城南移后,永宁寺所处的位置由“城南”变成了“城北”,沙井头一带更由“城中”变成了“城外”。由于沙井头一带人烟逐渐稀少,过往行人饮水不便,官府便在此处打了一口大的甜水井,方便过往行人和附近居民。因此处土质含沙量很大,久而久之,人们便称此井为沙井;而此处正是从北方进入县城的头一站,于是人们慢慢就将此地称为“沙井头”,一直沿称到现在。

南宋:盐业兴盛三次修筑土城

经济的快速发展,推进了城厢建设,南宋绍兴年间(11311162),盐城开始修筑土城。但是,由于南宋初年盐城一直处于兵荒马乱之中,频繁的战争导致土城建了又破、破了又修,绍兴乾道年间,盐城三次修筑土城,经历了太多的风雨坎坷。据《永宁寺志》记载,南宋建炎三年(1129)正月,宋将韩世忠率部与金兵作战溃于沭阳,退至盐城,韩世忠、梁红玉夫妇入驻永宁寺,在永宁寺设中军帐,招募士兵,操练军队;建炎四年(1130),岳飞挥师进援楚州(淮安),先后四次来永宁寺探访方丈云隐法师,与云隐法师共商抗金大计;绍兴三十一年(1161)九月,金人完颜亮大举入侵盐城,盐城官兵与金军激烈作战。

南宋灭亡后,元朝统治中国近百年,民族矛盾、阶级矛盾日益激化。元至正十三年(1353),大丰盐民起义领袖张士诚揭竿而起,率领盐民反抗元朝统治,与元军进行了大小数十次战争,盐城土城墙又一次遭到了严重破坏。据明万历《盐城县志》记载,盐城土城墙于“元至正十五年,知县秦曹经重修,然尚土城也”。

明朝:为抵倭寇改土城为砖城

明朝两淮盐业发展达到了极盛,引起了日本倭寇的觊觎。据史料记载,明嘉靖年间,倭寇多次入侵盐城,其中一次冲击盐城北城门,城上箭镞竞发,头领中箭而逃。由此可见,明朝抵御倭寇入侵是官府和民间的一件大事。

明永乐十六年(1418),备倭指挥杨清、守御千户冯善重修城池,改土城为砖城,并新建月城和东、西、北三座城门,形成了“瓢城”的城池形状。据《盐城县志》记载:“砖城城墙高、宽均为23尺,周长767丈。城池东西长2108丈,南北长290丈。城头上设有城垛,垛中有一方孔,供防卫、射箭之用”。

明万历年间,倭寇不再轻易进犯,沿海日趋平静。万历七年(1579),广东南海人杨瑞云出任盐城知县,他增开县城南门,并建楼阁三间,方便了城南一带居民的出行,为盐城留下了“杨楼翠霭”的美景。杨瑞云在盐城任职六年多,做出了许多值得让后人铭记的业绩,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主持修纂了盐城历史上第一部《盐城县志》,为我们留下了许多珍贵的历史史料,让我们在纷繁复杂的历史长河中能够理清脉络经纬,找到自己的根。

清朝:盐城城池未有太大变化

清朝盐城城池与明朝相比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康熙七年(1668)盐城发生了一场大地震,导致城楼、民居倒塌,死伤无数,时任县令带领民众重新修建城楼、城墙,城池又恢复了原样。康熙二十六年(1687),国子监博士孔尚任奉旨随工部侍郎孙在丰视察江淮水系,他亲自布置开挖龙冈镇向东至盐城的新官河(今蟒蛇河),并留下诗作《视冈门新河》。康熙三十三年(1694),时任知县在城北新洋港建通惠桥,打通了新洋港两岸的交通,促进了城北地区的发展。

到了光绪年间,维新思想和新科技开始影响盐城。光绪二十二年(1896),为了减轻旱涝灾害,重新修建天妃闸(今北闸大桥位置),调节上下游水位,保障了农业丰收。光绪三十四年(1908),南通大达轮船公司在盐城西门外修建轮船码头,开通盐邵(伯)班、盐阜(宁)班和盐益(林)班,加强了盐城与外部世界的联系和沟通。

民国:为抗击日寇轰炸拆除城墙

到了民国时期,自由民主的新思想开始广泛传播,大城市新的生活方式也对盐城产生影响。为了给县城居民提供休闲运动场所,民国县政府在北门新建了中山公园和公共体育场,城池开始向北扩展。民国二十三年(1934),城西南鱼市口一带已经是集市林立、贸易繁荣、人流密集、码头众多的市中心,为了促进鱼市口一带的市场贸易和方便居民出行,民国县政府又在老盐城军分区位置增开了新西门。

抗日战争爆发后,日军将盐城列为轰炸目标。1938426日,日军飞机轰炸盐城,盐城西大街起火,大火烧了7天。26日下午,盐城沦陷,日军进城抢劫财物,屠杀平民,一座拥有13万人口的千年古城沦为人间地狱。1939年,民国县政府为便于在日机突袭时疏散人口,令各区公所征集民工,拆除县城城墙,从此这座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千年古“瓢城”城墙,便在人们悲愤、无助的目光中渐渐消失了。1940年,八路军、新四军相继来到盐城,成立了盐城县抗日民主政府,带领民众抗日。1941年,中共中央军委决定在盐城重建新四军军部,任命陈毅为代军长、刘少奇为政委,新四军与日寇进行了顽强不屈的斗争,直至1945年将日寇赶出中国。

如今站在盐城中学北校区东侧千年土城墙上,1800年前孙钟取水的瓜井近在咫尺,韦彻的王宫和永宁寺高大的庙宇已不见踪影,恍惚间听到韩世忠、岳飞慷慨激昂的陈词,又听到张士诚部下与朱元璋大将徐达、常遇春激战的炮火声,历史的风云变幻仿佛就在眼前,不禁令人感慨万千!从南宋绍兴年间盐城开始修筑土城墙起,古老的城墙承载了太多的历史记忆,因盐而兴的千年海盐文化,也造就了盐城人勤劳勇敢、不畏艰辛、百折不挠的性格特征,盐城人民生生不息地生活在黄海之滨这片美丽富饶的土地上,经历了沧海桑田、旱涝灾害和战争洗礼,始终改变不了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民族复兴的梦想。如今的盐城城市发展可谓日新月异,城市规模和面貌与老城厢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相信随着盐城高架高铁的全面贯通,盐城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作者系市政协委员、亭湖区政协常委、亭湖区政协学习文史委副主任、民进亭湖区基层委员会主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