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古“八景”

发布日期:2019-04-23 信息来源:字号:[]

  

 

 

“一自高人成八咏,城头怀古耐题诗”。宋、元以来,各地志书开始记载称为“八景”的城市景观。为何是“八景”?据说是源自风水,而风水的重要依据就是八卦,八卦代表自然界的事物,生生息息,死而复生,周而复始,所以用“八景”来显示城市景观。历代写“八景”的诗词描摹名胜景物,反映地方文史,景以诗名,代代相传。盐城古“八景”是古人选取最能代表盐城自然和人文特色的景观予以命名、记载、题诗作赋,是对盐城这“一方水土”的精致概括,对“一方人”的深情铭记,以及对两者关系的不倦探寻……

——题 记

 

关于盐城“八景”的记载最早见于明万历《盐城县志》,为:瓜井仙踪、龙祠胜概、范堤烟雨、杨楼翠霭、登瀛晚眺、铁柱潮声、平湖秋月、石桥春涨。经过数百年历史变迁,盐城古“八景”几乎荡然无存,即使有一些留存,也已经面目全非。所幸的是,清人高岑描摹盐城古“八景”的一组七律流传至今,给现代人提供了一扇可供穿越的门,到此来凭吊历史、缅怀先人、观照当下,乃至遥想未来。

盐城古“八景”中,有“六景”分布于古瓢城四扇城门附近。瓜井、龙祠在东门,面朝大海;范堤烟雨在南门,适合登楼远眺;登瀛桥在西门,里下河平原尽收眼底;铁柱在北门,威武雄壮;其他“二景”,平湖和石桥在西乡,别有一番风光。高岑的诗词七首写春景一首写秋景。其中,写春景的七首诗或听传说,如“从他名地说东门”,怀古孙锺盐渎种瓜;或信步走访,如“拾青闲步兴从容”,追忆范公,欣赏堤边烟雨,如“春风闲步日初明”,流连桃红柳绿,弓桥薰风;或约友登临,如“何处堪为结伴游”“众仙携手共登瀛”,或楼或桥,自高处远眺,尽收春景,长歌当空;或驱马飞奔,如“策马春城草色浓”,探寻遗踪,慨叹千古;或弄棹兰舟,如“扁舟一棹泛秋湖”,感受大纵湖的娴静和激越。高岑的身份不能确定,与高岑同游者也无从考证。从他的“八景”诗里读来,当是在某个春天,诗人或信步或策马或乘舟尽情欣赏盐城的古“八景”风光,悉数解读盐城的人文历史。

据说,高岑为清道光年间人,距离万历县志编纂的明代已然有300年的时光流逝,当年高岑笔下的盐城“八景”已古;而今天的我们,看他写的诗,又过去了近200年。斯人已古,他所撰的“无今古”的“海天岁月”亦发生了沧桑巨变,土地生长,河流改道,岁月在轮回中点滴改变着周遭一切。也许,不变的只是在这片独特的土地上生息繁衍、耕作劳动中育作出来的精神气质和经过岁月洗礼积淀下来并顽强浸透于盐城人基因中的文化印记,才是变化中的不变,值得我们去发现、呵护,并坚守。

透过高岑的“八景”诗看盐城的自然风光,离不开两个字:水、烟。

“四围碧水空蒙里”“六鳌钓后海波清”“骇浪奔腾淹日月”“最是夜深风浪涌”……在这座拥有江苏最长、绵延582公里海岸线的城市,东阔西窄,形似水瓢浮于水上,与水的渊源深厚。煮海熬波是古代盐城赖以生存的必备,滩涂湿地是现代盐城值得骄傲的生态宝地。大纵湖、马家荡、九龙口、射阳湖……这些散布在里下河平原的湖荡都是古射阳湖的一部分,芦苇丛生、风景独特、水产丰富,是典型的古湖地貌。八景中的水,既有宁静的“四围碧水”,又有可以“淹日月”的“奔腾”“骇浪”,还有夸张的“水晶盘里走龙珠”,可以似水温柔,也可以凝聚起巨大的能量无法控制。曾经在黄河夺淮的数百年间,水一度成为到处肆虐的恶魔,在历代县志中多有记载这方土地上曾经水灾、蝗灾频仍。可叹我们的祖先,却能在一次次灾害中不断面对一贫如洗的家园,重新拾回生存的勇气和生活的希望。在苦难中收获的直面生活的韧性和勤俭持家的风气依旧代代相传。

“入画芳菲一望平”“一弓雁齿小桥平”,一座没有山的城市,缺少跌宕起伏、缺少伏笔和呼应。使这一缺憾得以弥补的是,这里有烟有霭——“十里青芜杳霭中”“隔烟遥听卖鱼声”“两岸人烟泼欲无”“溪上烟云总入情”“柳眼凝烟眠晓日”“四壁烟云浑似画”——溪、河、湖、海,总是笼罩着似有若无的烟。另外,据载范公堤外有烟墩(烽火墩)70余座,特别是明嘉靖前后倭寇横行的时代,如有入侵,会有烟墩点火报警;还有潮墩(救命墩)103座,海潮来时,赶海人就爬上潮墩避难。从明万历盐城知县杨瑞云修建的杨楼远眺,隔着翠柳和丛丛芦苇,烟墩、潮墩星罗棋布,海雾飘飘,茫茫苍苍,形成独有的“杨楼翠霭”,别具风光。无论是水还是火带来的烟,隔开了景、朦胧了音、氤氲了情,让这座城市有了层次、濡染了水墨画的意境、增添了温柔多情的气韵。

一切景语皆情语。诗人的情意来自对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惬意,来自对天人合一、和光同尘的向往,也有来自对先贤的纪念缅怀。关于盐城古“八景”至少有“三景”因人而成。

一是瓜井仙踪。东汉熹平元年(172),会稽句章(今浙江余姚)有农民许昌、许韶父子揭竿起义,自封阳明皇帝,吴郡富春(今浙江富阳)人孙坚募兵讨平许氏父子。扬州刺史臧向汉灵帝报告,“上列功状诏书,除坚盐渎丞”。盐渎县自汉武帝元狩四年(前119)建县以来,一直“有县无治”,由射阳县(今宝应县)县丞代管,孙坚是见之于史书的盐渎第一任县丞。孙坚在盐城任县官期间,为官清正,他父亲孙锺在县城南门外开挖深井,引水种瓜,以此为生,这瓜井便是孙锺留下的。孙坚任满离去。后来他起兵入吴,长子孙策战死,次子孙权自立为吴王。孙锺家族发祥的故居和瓜井,被人们称为“真龙地”。明万历年间,孙锺故居遗址犹存。知县杨瑞云有《经孙司马坚故居二首》,其一曰:

风景萧萧起暮愁,英雄去矣地还留。

中原当日悲刘氏,建业行看有仲谋。

近海鱼龙千叠浪,西风葭苇满城秋。

只今吊故凭词赋,不尽凄凉对古邱。

杨瑞云在“满城秋”的傍晚过孙坚故居,对英雄已逝故居尚在的物是人非产生了凭吊之意。而高岑却在“春未”之时拜访瓜井旧迹,写出“海天岁月无今古,汉室皋夔有子孙”的豁达之辞,天地亘古,作为汉朝的贤臣子孙代代绵延,没有什么值得遗憾。两首诗同样写瓜井,视角不同,产生的美感也不一样。

二是范堤烟雨。范堤前身是常丰堰。《新唐书·食货志》载“天下之利,盐利居半”“盐城有盐亭百二十三所”,包括盐城在内的十监“岁得余钱百万余缗,以当百余州之赋”。由于产盐重镇盐城东濒黄海,每当海潮台风过境,狂澜漫涨,海水倒灌,淹没盐灶、农田,造成极大灾难。唐黜陟使李承——也是一个我们不应该忘记的名字——主持修建了常丰堰,北起阜宁沟墩,南至海陵境(今大丰区刘庄镇北),全长70.5公里。后常丰堰经数百年潮涌浪激,到北宋初年已失去防潮功能。在范仲淹的主持下,修筑了著名的范公堤——北起大团,南至虎墩(今富安),全长90.5公里,堰基宽10米,顶宽3.3米,高5米。为了纪念范仲淹的功德,人们将捍海堰更名为“范公堤”。后至清雍正十二年(1734),逐渐将北起阜宁庙湾,直至启东吕四300公里的捍海长堤统称为“范公堤”。范仲淹来东台西溪担任盐官是宋天禧五年(1021),32岁的年纪,却是他一生为国为民不辞辛劳奔波、勇于担当的开始。“范公堤”在范仲淹一生的功绩中也许微不足道,但却也是他“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家国情怀的实证之一,被盐城人代代铭记、传颂。

三是杨楼翠霭。一个带着对陆秀夫充满崇敬的南海人——杨瑞云,在他主政盐城的明万历七年(1579)修建了盐城南门城楼,楼额题“淮阳一览”。城楼四面接水,楼、桥、门、亭,壮丽非凡,系淮南大观。在主政盐城任上,他主持重修陆公祠、新开南门、疏浚射阳湖、修建杨公墩、新建便民仓他主持修了盐城历史上第一部县志……可以说,治理有方,政通人和,至今仍是盐城人念念不忘的好官,“政声人去后”的典范。

抚今追昔,总让人感慨万千。这片土地上的沧海桑田,人世往事……经过岁月的大浪淘沙,有些搁浅、有些继续前行着。希望这里能不断有更多涵泳美德的美景、饱含诗意的风物陈诸未来。(作者系市政协学习文史委员会工作处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