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克诚与盐阜老区的那些事

发布日期:2018-11-20 信息来源:字号:[]

  

王义云

 

1940年到1945年,黄克诚在盐阜地区工作、生活和战斗了近五年,为苏北抗日根据地的建设和抗日斗争的胜利作出杰出的贡献,他对盐阜区人民有着很深厚的感情。

结婚时“约法三章”

1940年秋,八路军第五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的黄克诚率主力部队挺进淮海、盐阜地区,策应驰援新四军黄桥作战。1010日,与新四军北上部队会师盐城白驹狮子口,打通华北、华中抗日根据地的联络,共同开辟苏北抗日根据地。

194111月,经阜宁抗日民主政府县长宋乃德的撮合,黄克诚和阜宁县委书记唐棣华在阜宁县羊寨喜结连理。

当时,唐棣华、杨纯与李风是华中名气很大的抗日女干部,工作能力很强,被誉为“巾帼三杰”。黄克诚与唐棣华结婚时,他们没有举行任何仪式,也没有摆喜宴,只向几个好朋友打了声招呼,就算结婚了。婚房是简陋的临时住房,连个大红喜字也没贴,床上摆着破旧的军用被褥。

新婚夜,黄克诚就和新娘唐棣华“约法三章”。他一脸严肃地说:“我们就要共同生活了,有些问题需要郑重地讲清楚。第一条,我们都是共产党员,都要把党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不能因为婚姻的利益而妨碍党的利益;第二条,我所处的工作岗位重要,你不能因为要求男女平等而让我迁就你;第三条,我这里有军队的一些文件,还要经常找人谈话,你不得打听你不应该知道的事情。”唐棣华晚年回忆,觉得第一条、第三条都好接受,唯有这第二条有些大男子主义的味道。虽然当时有些不乐意,但她很快便想通了,没说什么,全力支持丈夫的革命事业。

黄克诚与唐棣华结为连理之后,都坚持严格要求自己,坚定信念,互敬互爱,患难与共,风雨同舟,是一对模范夫妻,成为共产党人的楷模。

一条毛巾剪成两段用

周恩来曾称赞黄克诚是管家理财的行家。他说:“他这个人我了解,你给他一万块钱,他能当十万块钱用。”这一评价一点都不过分。黄克诚始终严格要求自己,依然保持在井冈山和长征时期那种艰苦朴素、勤俭节约的优良作风。他一件棉袄穿了好几年,还打几个大补丁。师直机关管理员几次要替他换一件新棉袄。他却说:“换什么,又冻不了,能穿就行。”那时,每人每月发两盒火柴点烟用,黄克诚不够用时,就用火刀石打火,从不多拿一盒火柴。平时,黄克诚坚决不准为他买一支牙膏或一袋牙粉,一直坚持用食盐刷牙。

当时部队生活很艰苦,从师长到战士,各项供给一视同仁。由于当时常常连续阴雨,粮食霉变严重,部队有时吃的是霉黄豆、霉山芋干,还吃麦麸子,很少能吃到大米。每供给10斤霉山芋干,才能搭配给1斤大麦糁子或玉米糁子。黄克诚都是按部队供应标准吃饭。虽然黄克诚吃的是“小灶”,他既坚持标准,又常与战士对照,从不吃什么好菜。一个月下来,他总要查问几次炊事人员:“我这月有没有超支,有没有多吃油?可不要把供应战士的油给我吃了。”另外,黄克诚洗脸用的毛巾只有半截,另半截子剪给别人用。他说:“整条毛巾洗脸太浪费,因为洗脸时只用当中的部分揩脸,两头揩不到,结果当中被揩破了,两头还是好好的。5000条毛巾剪两段,够1万人洗脸。”黄克诚独特的“经济理论”,为苏北根据地军民节约开支,共渡难关,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先让老百姓过桥

194325日,正值正月初一,盐阜人民沉浸在节日的气氛中。但日伪军却在开展大“扫荡”计划的集结行动,妄图趁机消灭苏北地区的抗日力量。24日,日军第十七师团师团长酒井康中将在徐州召集大队长以上的军事会议,驻盐阜区北支山轮大队长赴徐州开会,接受“扫荡”搜索任务。8日以后,日伪军在盐阜区周围的据点纷纷增加。217日,日伪军即出动步兵、骑兵、炮兵、空军两万多兵力,对盐阜抗日根据地进行空前规模的大“扫荡”。

一天,新四军三师师部为跳出敌人的合击圈,决定从故黄河南向河北撤退,在河上用几十条小木船临时架起了一座船桥。此时,日伪军从阜宁县西南部的东沟、益林、苏嘴等地多路分头北上“扫荡”,寻找新四军三师主力决战。说时迟,那时快,敌人已经逼近故黄河,枪声、炮声越来越近,危险在即。这时,故黄河南几个村子的数百名群众也牵着牛、抱着鸡、扶老携幼地拥挤到河边,急于要过河。但河水齐胸,寒冷刺骨,老幼难行,而船桥又只能一个人一个人地单行过河。三师师直机关和警卫部队的大多数人员还在河南,尚未过河,内心十分着急。黄克诚当时正在河南船桥口上,他见状大喊一声:“部队停止过河,先让老百姓过桥!”

半个小时左右,老百姓全部安全过了船桥,黄克诚和师部人员才冒着敌人的炮火踏上船桥,向故黄河北撤离。

还你一个“金八滩”

19432月,日伪军纠集2万多兵力气势汹汹地扑向盐阜区进行残酷的大“扫荡”。218日占领阜宁县城,20日至26日,对八滩、六合庄及大淤尖地区实行梳篦式的反复“清剿”,妄图消灭地方抗日民主政府及其领导的抗日武装,并企图在八滩建立据点。

黄克诚将八滩区委、区政府领导人韩培信找去,当面交代任务,要他动员群众坚壁清野,做好反“扫荡”的准备工作,避免敌人利用现有的房屋建筑建立据点,几天内必须将八滩街的所有房屋全部拆光。听说要将八滩街拆光,不但当地群众想不通,就连韩培信等区乡领导干部思想上也很犹豫。因为在当时八滩阜东沿海地区属经济重镇,与东坎比肩,时称为“金东坎、银八滩”,现在一下子全部拆掉,损失太大,实在可惜。黄克诚斩钉截铁地说:“为了抗战的需要,为了人民群众的长远利益和根本利益,小局必须服从大局,现在拆你一个‘银八滩’,等革命胜利后还你一个‘金八滩’!”

实践证明,黄克诚以军事家和政治家的战略眼光作出拆掉八滩街的决定是正确的。为了抗击日本侵略者,八滩人民作出局部牺牲是完全必要的。

40年后的1983年,时任江苏省委书记韩培信去北京开会,听说黄克诚生病住院,特地前往医院看望多年未见的老首长。黄克诚拉着韩培信的手说道:“当年叫你拆‘银八滩’,说等革命胜利后还你一个‘金八滩’,你现在当省委书记,‘金八滩’还了没有?”韩培信先是面有愧色地回答:“对不起老领导,我的工作没有做好,现在八滩地区还没有根本改变面貌。”接着,他向黄克诚保证:“请您放心,我一定实现你当年的承诺,建成一个金八滩,让八滩人民富裕起来。”

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八滩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成为江苏省百强镇之一。黄克诚1943年的“金八滩”的许诺和韩培信1983年的保证已经实现。(摘自《扬子晚报》20181017日)